您当前位置:主页 > 风采科幻 >【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 >
【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
风采科幻

【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

粉丝数:249+
浏览量:593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12 19:59:39
【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好野人在乌布】啊!地震

哥俩回到乌布的第一件大事是开学,从今年8月开始,哥俩分别升上了五年级与三年级。彩虹学校开学第一天的大事是地震,哥俩上学第一天的午餐时间,地球震了一下,虽然防震演习一直被彩虹学校高度重视,但“实际操作”,这可是哥俩的第一次。放学后,我问好野哥:“是不是像新加坡小学每年办两次的防火演习,学生接到发生火灾的讯息后,要先保持情绪镇静,安静地收听校长的全校广播,然后再井然有序地按照校方所交代的安全路线,鱼贯前往太阳当空照、热到不行的空旷地方集合、点名,等待‘解除警戒’后,再回课室继续上课?”好野哥淡定地答:“这次的地震是真的。真的当然比演习更刺激!”

好野弟对第一天上学就遇到地震的反应相当“人性化”。当天晚上睡觉前一脸担忧地与我讨论着:“万一半夜发生地震,我们还在睡觉,来不及跑出屋外,房子坍塌,把我们全部压死,怎幺办?”我对应儿子“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们今晚就别睡了”的招数通常是“胡言乱语”:“一起死也很好啊,这样我们四个人就可以重新投胎当四胞胎,下次我要当妹妹!好野弟,你轮迴转世几次了?”

“50次。”

我再问:“好野哥,你轮迴转世几次了?”

“73次。”

我下结论道:“啊,你们都是老灵魂,我才25次,我是你们的妹妹啦!好啦,睡觉了。”当妈的我,再次成功地把好野弟对活着的“担忧(半夜被地震压死)”转化成对活着的“好奇(我那50次转世到底是谁?)”啊……忍不住就是要为自己拍拍手呀!

重回城市上班赚钱,也很Okey啊!

对我来说,地震频繁期间,比“万一睡觉时地震,来不及反应而被压死,怎幺办?”更具体的担心是“万一金子流进的速度落后流出的速度,我们来不及反应而需要流落街头等着饿死,怎幺办?”吧!学历、资历、智力与美丽“四li俱全”的我一定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才会老是想着:“啊,钱用完了怎幺办!”“钱,肯赚就有”的道理我当然知道,我不知道的是自己竟然愿意在工作赚钱这事上“化担忧为好奇”:我原本以为在乌布过了三年半美丽日子的自己,再也没办法回到城市上口是心非的班。但这趟暑假行,在新加坡公园的长凳上与“三美她妈”闲聊时,竟然动念“结束乌布的静好日子,重新回到城市,过上班赚钱餬口的日子,也很Okey啊!”然后开始好奇:再次回到城市的自己,会怎样过日子?我还愿意只展现四分之一的自己,以便能够“装进框里”吗?

我的工作时间是一星期上班25小时

与其花时间列出“回到城市重操旧业时,为了符合专业形象,掩盖耳旁、颈后、背上绝美刺青”的一百种方法,不如把心思花在祈祷:

我的工作性质是

我刚好知道 别人想知道的 

于是我轻鬆地把满溢的所知 向外流淌

我的工作时间是一星期上班25小时

(连同準备时间)

我能轻轻鬆鬆地顾好 相关细节

我享受工作带给我的乐趣

我本来的自己 与 所携带的礼物

就是工作岗位所需的特质

生活是工作的一部分

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

一切 都是 顺畅的 流动

一切 都是 真 善 美

为了美梦能成真,看来我得去参见一下“敦君”。

敦君是何方神圣?欲知详情,请听下回分解。(这个,一定给您好好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