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风采科幻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风采科幻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粉丝数:673+
浏览量:624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27 20:57:13

喜欢深奥一点的,或可称之为印像主义 (Impressionism);率直一点,就只是笔者的胡乱拍摄。之所以想到以「乱嚟」的方式拍摄骑单车,首先是相信凌乱确有其美的一面;其次,是笔者拥有的一套低阶DSLR加天涯镜,好一段日子没派用场。箇中细节稍后交待,先简述拍摄方法。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基本原则 ─ 难得糊涂

拍摄的基本原则是不求影像清晰,只求在画面上呈现乱中有序的色光形状;强调气氛,不重细节。为达到此目的,拍摄时无需在意对焦是否準确,有时更是刻意失焦。影像失焦便不会出现太过硬磞磞的线条,亦可避免拍出扭曲吓人的五官脸孔;更重要的,是忽略细节更能突显光影、色彩、形状,以至气氛。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 没有细节,画面变得简洁。「朦查查」地实现了摄影的减法。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 失焦影像。消除了细碎线条的干扰。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 见人不见五官,正是刻意失焦所要达至的效果。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 石阶背景与栏杆前景都模糊了,只剩下原始的几何形状和色光对比,

 

为乱而设 ─ 光圏、快门、 ISO、白平衡

就相机设定而论,这拍法在曝光方面没有甚幺难度。选用手动 (M) 模式,设定光圏与快门,然后交由相机自动调节 ISO 以配合曝光。在可以维持足够慢速快门的前题下,光圏不要太细。一方面浅景深容易失焦,有助减少细节;另一方面,亦有助避免出现 ISO 过高的情况 (话得说回来,高ISO多噪讯未尝不是一种可取的凌乱)。快门速度亦没有规定,只要不是快至拍出清晰画面便可以了。笔者较多选用1/3至1/2秒,以这不长不短的速度手持拍摄,既不会因抖动太多而导致影像过份凌乱,但又有足够时间应用不同方法创製效果;除摇镜外,还可以变焦距、变焦点。

至于白平衡方面,由于同一位置会有多种光源,若用上摇镜,更可能会在一次拍摄中遇上不同色温,因此,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当然是选用自动白平衡了;配用 RAW 档拍摄,拍出来觉得不满意才调较。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 墙壁与树丛本来有碍眼的交接位置。 多得慢快门,镜头一摇,两者便融合得天衣无缝。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 1/3秒快门,较容影取得略为清晰的影像。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 1/2秒快门,可以为画面带来极多的意料之外;包括这半透明的人。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 1/2秒均速改变焦距,拉出连续的光线。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 大小车轮,是1/2秒快速改变焦距得出的效果。

 

务必分享的「秘诀」

自动曝光白平衡加上乱拍,听起来太容易,恐怕会另本文失去阅读价值,有必要补充一点「秘诀」。原来,秘诀不在于拍摄,而在于选景。平平无奇的一段单车径,不容易拍出吸引的效果。笔者特意选了沙田第一城对开河边,近翠榕桥的一处单车径交汇点。这里有较丰富的视觉原素,包括路边的树丛、接上桥面行人路的楼梯,还有两段分别穿越翠榕桥底与大涌桥路的隧道。其中最重要的,是大涌桥路隧道内明亮的灯光,藉此可以大造文章,拍出富戏剧性的效果。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隧道与沿河边的单车径成直角,在这里的单车不会只是向左走向右走,因而可以拍出不同的角度走向。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天涯印像

这次拍摄是以 Nikon D5000 加上 Sigma 18~250mm F3.5~6.3 DC Marcro OS 镜头进行。这天涯组合曾经陪伴自诩草根摄影人的笔者好一段日子。后来因要顾及摄影班教学的需要,添置了小量「高阶」(相对而言) 器材充撑场面,这组合便难免被冷落了。上週某天晚上,突然灵机一触,觉得这组合很适宜拍摄「印像主义」题材,于是二话不说,背上天涯组合就往城门河边跑去。

作为资深「沙田友」,日间拍单车对笔者而言是又老又旧的题材,但夜拍加乱拍,记忆中未试过;一拍之下,发觉果然是个「低阶器材友善」的题材。拍摄时除了自动ISO之外,全部手动操作。加上以乱为本,朦胧无拘,相机及镜头的对焦与防震能力变得无关重要。1/3秒以至更慢的快门,即使夜拍,ISO也绝少升高至噪讯难以接受的程度。还有凌乱模糊的画面,能看得出天涯镜的影像变形才怪。相反,D5000 机身轻巧有反芒,极宜手持取景;Sigma 18~250 天涯镜同样轻巧,变焦範围大,取景选择多,有利于创製不同效果。或者,最妙的是 D5000 那只得千多万像素的影像档,佔位不多,乱拍乱试也无后顾之忧。

不妨坦白,以这样的方式拍摄,若说能精準地拍出预期效果,就是骗人的鬼话。因此,拍摄时需要检视刚刚拍得的照片,思考分析,作出适当调整,才可以提高成功率。换言之,每到一个新的位置,或换取一个新的角度,以至改变一个演绎方式,都会有一段适应期。初时或许是名副其实的「乱嚟」,结果强差人意,但拍过若干幅之后,便会渐入佳境;未必谈不上得心应手,但总可以做到趋优避劣,略有所成。

城门河夜拍单车径  Impressionism

这次灵机一触的乱拍委实惬意,既乐见天涯组合找到了新的存在意义,亦再次验证了笔者的一个信念:器材题材不怕旧,只怕没有新念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