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事件网络 >【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 >
【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
事件网络

【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

粉丝数:329+
浏览量:8085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12 19:59:32
【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好野人在乌布】哥俩的中文教育Again

一天傍晚,好野弟放学回家后从书包里掏出半年前在台湾饶河街夜市买的蝎子耳环说:“妈妈,我的蝎子掉下来了。”乖乖不得了,蝎子耳环坏了事小,好不容易穿上的耳洞要是密合了,可就麻烦。为了儿子帅,我捞起钱包与摩多钥匙:“走,我们买新耳环去。”我把哥俩载到我最爱的水晶与神圣几何银饰专卖店——Stargate 21,让哥俩挑选各自的耳环,从我们进店就明目张胆用眼睛扫描哥俩的一位银髮阿伯忽然对我说:“他们是你的孩子吗?他们说的是中文吗?这个大的(指着好野哥),中文对他的成年生活非常、非常、非常重要(非常重要,所以要说三次),一定要好好教他中文。”( 至于“小的”好野弟,银髮阿伯表示:我没“看到”中文对他特别重要。)

轰隆……轰隆隆!!!我前不久不是才说“要放手哥俩的中文教育”吗?我前不久不是才决定“我不会因为不积极教育哥俩中文而遭到天打雷劈”吗?这会儿,就在这银饰店,我怎幺有一种“遭雷劈”的感觉?当然,我可以选择把这银髮阿伯当成神经病、把他的话当个屁,但,身为“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母亲,我没这个胆,所以呢,在骑摩多回家的路上,我只好重新评估“哥俩的中文教育”这回事。

在生机勃勃、凡事可能的乌布住了三年,还真不是白住的,就在骑摩多回家的路上,我再次确认:我死了二十年的脑筋有活转的迹象。打开家门的一刻,我已经想清楚了,好吧,我更正:我多少、大致、隐约地想清楚了哥俩的中文教育接下来的大致方向——听说为重,理解文化内涵次之。(至于读书写字,我对未来的科技发展抱着超级乐观心态,等哥俩需要的时候,绝对有媲美超级专业秘书,帮他们补“读写”之不足的相应电子设备出现 。)既然大致方向已确定,接下来,就是“如何进行”了。

打打杀杀好帅好精彩!

当天晚上,吃了晚餐,我拿出苹果电脑宣布:“从今天开始,我们每个晚上都用YouTube欣赏一集《三国演义》吧!”《三国演义》是哥俩继《西游记》后感到有趣的经典,三年前我们刚搬到峇厘岛时,随身携带了北京师範大学出版集团所出版的有声书《西游记》与《三国演义》,哥俩有事没事闲着无聊的时候都会自己拿出来听故事,后来我们又从台湾加码了《三十六计》CD及适合与孩子共读的注音版故事书,眼下,用它来“教育哥俩的听说中文与理解中华文化的能力”恰恰好。我们在搜索器中寻找“三国演义卡通版”,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虽是卡通版,可那剧中人所用的口语与剧情所牵涉的“内幕”很多、很广啊,远远超出我们这些窝在乌布,自称会讲中文的人口中所牵涉的“吃饭、睡觉、不要吵”範围呀!

每天饭后的《三国演义卡通》时间,对哥俩来说:是打打杀杀好帅好精彩,为了看懂到底谁杀谁,谁和谁是一组的?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他们时不时地就得按下暂停键请我讲解、与我讨论,再继续打呀杀呀;对我来说:是“我已尽到哥俩的中文教育责任,雷公请不要劈我”,当他们停下暂停键“妈妈,他在说什幺”时,我保证:我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成果如何?且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