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事件网络 >【好野人在乌布】回到水清木华好地方 >
【好野人在乌布】回到水清木华好地方
事件网络

【好野人在乌布】回到水清木华好地方

粉丝数:694+
浏览量:4216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12 19:59:42
【好野人在乌布】回到水清木华好地方【好野人在乌布】回到水清木华好地方【好野人在乌布】回到水清木华好地方【好野人在乌布】回到水清木华好地方【好野人在乌布】回到水清木华好地方【好野人在乌布】回到水清木华好地方【好野人在乌布】回到水清木华好地方【好野人在乌布】回到水清木华好地方

我自己号称、纯粹为了搞噱头、一点儿都名不副实的“寻找中世纪骑士之旅三十天”从台湾开始。为什幺台湾?因为我们搭的是华航,从峇厘岛飞德国法兰克福需要在台湾转机,我对好野爸说:“只要加一点点钱,就可以一票两游,太值得啦!”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就算要加很多、很多、很多钱,我也要出境台湾到台南去一趟啊!为什幺去台南?因为台南有个特别的地方,我“跳下悬崖”的按钮是五年前在那里按下的。对我来说,回台南的日子过得比回娘家还惬意,我在台南度过了爽爽的5天4夜后,带着一份特殊的超级大礼,继续旅程。

离开台南的我们先搭高铁、再转火车以放天灯、观十分瀑布谱写“平溪一夜情”,接着转攻第二重点站──新竹。新竹吶……是新竹!自从二十年前毕业后就“一去不回头”的清华大学是我魂萦梦牵、心之所繫的所在,我说魂萦梦牵、心之所繫是说真格的,我真的常常做梦迴到这水清木华的好地方,在梦中重温、改写、继续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全盛期。老天开恩,为了配合我演这出“久别重逢”的剧码,让颱风尾巴扫过炙热的北台湾,带来连续5天的狂风呼呼、细雨霏霏,妈呀,好有Feel呀!

在清大,我急于拜访的首个对象是成功湖畔的一棵老松树。(老师有说过:“成功湖?多煞风景的名字!应该叫华清池才对!”)我是凭感觉挑中它的,这一次,不在夜色中;这一次,没有纠结的心绪,藉着双手轻轻慢慢来回磨蹭着它斑驳的粗皮,我再次连结上老松树曾经给予我的宽慰,我默祷:“我知道您不是我的那棵老松树,没关係,就请您当代表吧,我想您们之间是互通的,我回来了!”路上人来人往,让人挺害羞地,但我还是用力地抱着老松三分钟“我回来了。”

跟老松拜完码头后,我带着爷三走清交小径到交大门口的土地公庙打招呼,哥俩一路互掷松果开战一路问:“到了没有?到了没有?”等我进庙打了招呼出来,好野哥惊道:“啊?走了这幺久,怎幺才进去就出来?”

啊不然?难道还要跟土地公公一起坐下来泡茶聊天吗?

好野弟低头出了一会儿神,问:“妈妈,这个就是‘土地公公请让开,我要尿尿’的土地公公吗?”

对!就是他。

相思湖的鸭子通通不见了!

接下来,我还想到女生宿舍去看看。坐在中庭望进曾经住了四年的宿舍,我真该敲敲门看看里头有没有人在,里头若有人,打开门的剎那,看到的景致也许与我第一次遇上淑怡的瞬间一样──黑影儿搭配户外耀眼的亮。淑怡是我大学时代相濡以沫的姐妹淘,有她,大学生活是彩色的;没有她,大学生活就是一片黑啊!

接着,得往山顶的人社院走去,经过人社院旁的相思湖时(老师有说过:“相思湖,单听名字就让人充满想像!”)我失望了,怎幺可以这样?湖里的白色鸭子竟然不见了!通通不见了!好吧!不见就不见,这也是没法的事儿,眼见天色已近中午,是时候出发去竹北找神针马蹄了。啊?什幺?我还没告诉您这次出境台湾的重头戏之一,是去请神针马蹄在我背上刺“精忠报国”四个大字吗?

那就,欲知详情,请听下回分解好了……

(文/ 图:跳下崖后/姚芳蕾)

相关推荐